上海之行后记
来源:     作者:张颖     时间:2012-11-29     点击:[]    

上海之行后记

大连理工大学附属学校

张颖

 

十月末为期十天的骨干教师培训让我又一次学习、又一次提高。这次培训内容丰富,形式多样,有观摩课堂教学,集中培训,专家讲座。培训虽短,但确实学到了不少知识,上海先进的教育理念、独到的教学思想、全新的管理体制,对我今后的教育教学工作将起着引领和导向作用。这次培训之后,更增添了我努力使自己成为科研型教师的信心。

10月26日,在华东师范大学听吴刚平教授作教学专题讲座。久闻的大学,熟悉的阶梯教室让我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,这是第一次听吴教授讲座,谦谦的微笑,和蔼;发亮的眼睛,机智;稀松的头发,乌黑;略带方言的讲解,有趣。听他说着话,突感:亲其师,信其道。

这次,他给我们讲的是关于课程开发资源与利用的问题,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课程资源开发与知识观的转变。他把知识分成三类:事实性知识,方法论知识,价值性知识。而学习的方式决定了知识的性质,事实性知识主要是记中学,方法论知识主要是做中学,价值性知识主要是悟中学。不同的学习方式也决定了学习的效率,虽然记中学前期的效率高效果好,但后期的遗忘率高。作为教师的我们为了让学生考出所谓好的分数,方法很简单,统一答案。为了应付考试,在考试中取得较好的分数,平时教学时经常把问题的答案抄给学生,让学生死记硬背。但是这种教学,剥夺学生自主练习的机会,丧失独立思考答案、回答问题的能力。长期下去,消减学生主动学习的意愿,养成消极、被动、懒于思考的心理,后果是学生学习毫无激情、毫无快乐、毫无创造。

作为一个好的教师,要有较好的教学素养,要有良好的教学意识,对教学要有清醒的认知和理解。他知道在做着教学的事情,要用优化的方法指导学生学习,领着孩子朝着教学目标迈进;他知道教学要对教学内容进行取舍、整合,二度开发教材,由过去的教教材转变到现在的用教材教。我以为这样的教师是一个很不错的教师,甚至就是一个完美的好教师。吴教授也肯定了这样的教师,认为是一个好教师。但是他话锋一转,提高声音说:“他不是一个更好的老师,尽管他的教学能力已经很不错。他的教学意识很强,但他还没有强烈和清醒的课程意识。”于是他告诉我们什么是教学意识,什么是课程意识。我的理解是:知道代数要教方程函数、怎么教方程函数是教学意识,知道代数为什么要教方程函数、教什么样的方程函数、教学合理性在哪里是课程意识。

从教学目标角度来看,教学意识侧重于实现教学目标,课程意识侧重于以合理的方式实现合理的目标。一个教学活动的目标明确、清晰,教者心里清楚;如何实现目标,教者心里也清楚。这个教学活动往往是有效的,它能够落实既定的目标。但我们要反思,为什么设计这样的教学目标?目标本身有没有意义?如果目标本身是不合理的,教学内容选择是错误的,教了不该教的,那教学势必是低效的、无效的,甚至是有害的。事与愿违,南辕北辙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

从教学行为的功能上看,教学意识侧重于功能最大化,教学要有回报,这个回报就是教学效率;课程意识侧重于功能最优化。教者要经常思考我教的这些东西是否是最有价值的,要用巧妙的方法、优化的“教学的工艺流程”来达成合理的教学目标。两者都追求教学的高效率,但是有本质的区别。

听吴教授专题报告,如沐春风。这不是虚情假意的客套话,而是我发自内心的真实感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