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均益的教育故事
来源:     作者:     时间:2013-04-03     点击:[]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水均益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1993年10月出生,名字叫做水亦诗,他给她取了这样一个美丽而富有诗意的名字,可能是希望用这个颇具特色的名字来预祝女儿聪明、美丽。水均益对女儿的未来不仅有殷殷期望,更在实践生活中表现出了独特的教子观。

  现在的父母都只有一个孩子,把他们当作宝贝,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口里怕化了,给予孩子的往往是过分的溺爱,这样很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。水均益觉得,爱孩子最好爱在心里,言语、行动上尽量少表现一些。水亦诗很小的时候,水均益就开始培养她顽强、独立的品格:摔倒了,不扶,自己爬起来;哭了、闹了,不给她吃零食,决不让她养成不正经吃饭的坏毛病……在他的严格要求下,水亦诗乖巧、听话,生活很有规律,自立能力明显要优于一般同龄孩子。

  水亦诗上学以后,成绩很不错,只是不太合群,处处体现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,像个骄傲的“小公主”。水均益觉得如果让女儿这样发展下去很可怕,于是他开始培养女儿的平凡意识,经常向女儿灌输这种思想:“你爸爸和送煤球、卖车票、站柜台的叔叔阿姨们的工作性质是一样的,并不比他们高贵。”“你爸爸只是一个电视人,没有什么了不起!”“你和其他小朋友相比,没有丝毫特别之处。” 有一次,一家杂志社请水均益一家三口做封面,水亦诗很高兴,水均益却婉言谢绝了。他是担心这样会加深女儿的优越感。女儿眼泪汪汪的,水均益对她说:“你发现有几个小朋友和他们的爸爸妈妈上了杂志封面?”女儿摇摇头。水均益替她擦干泪水,说:“你说说,你和小朋友有什么不同?他们没有上封面,你上封面干什么?”女儿带着哭腔说:“我听爸爸的。”

  生活上,水均益也尽量不让女儿显示出与众不同。她每天的零花钱不超过一元钱,衣着很朴素,没有任何名牌,甚至还不如一般小朋友的贵。在家里,水均益让她和小阿姨(即小保姆)同吃同住。要是小阿姨忙不过来,水均益就让女儿帮她打打下手。每逢小阿姨生日,水均益会对女儿说:“你看阿姨一天到晚多辛苦,她马上就要过生日了,我们应该送点礼物给她吧?”在他的启发下,水亦诗用自己积攒下来的零花钱买来生日蛋糕,一边和小阿姨吹蜡烛,一边唱“祝你生日快乐”。她们之间感情很深,就像亲人一般。

  现在,女儿性格变得开朗活泼,和同学们有说有笑,打成一片,还当上了班干部。在水均益的一番特殊的教导下,昔日的“小公主”逐渐蜕变成了“民女”,此时此刻,打心眼儿里高兴的,非水均益莫属。“我那时把我一辈子的饭都做了。”说起1993年女儿出世的第一个月,自称从不做饭的水均益很有成就感。当时,水均益刚到而立之年,还在新华社国际部做编辑,住房条件极差。在父母没法帮上忙的情况下,他休了一个月的“产假”,把伺候妻子月子的事一揽子承接下来。这一个月里,上市场买鸡,买猪蹄,再熬汤成了他每日的必须课。其他不乏琐碎的家事他也样样操办,虽然不免有些手忙脚乱,但也算得上有板有眼,有理有据。

  到央视后,水均益工作压力陡然增大,和女儿相处的时间少了,做起节目来,父女有时一周也见不了几次。不知不觉中,孩子长大了。而使水均益第一次强烈意识到这点的,是女儿的哭诉。

  女儿三四岁时,一次,水均益批评她。一向听话的女儿一反常态,忿忿不平起来:“你还说我!你看,沙发都烂了,你不管;别的小孩玩具有专门柜子放,我呢,就一个破纸箱,你也视而不见。”水均益懵了,没想到女儿会这么振振有辞,对身边的事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和看法,而且这种想法不无道理。他感到了解孩子、探究孩子的内心世界是一件多么重要而艰难的过程。


  在水均益看来,要想和孩子沟通先得从“骨子里”尊重孩子。别以为自己是家长,就可以左右甚至控制孩子的命运。孩子的路总归要他们自己走。他说,作为父母,理应为孩子提供一个正常的、尽可能良好的生活和受教育的环境,而人生的种种机遇或变故都得靠孩子自己去面对。

  正因为如此,水均益坚决反对溺爱孩子。“如果让孩子形成这么一个思维模式,即他要什么就有什么,将来吃亏的是他自己。”水均益笃定地说。但紧接着,他朗然一笑,解释道,他并不是不爱孩子,也从来没有虐待欺负孩子的记录。恰恰相反,他强调,如果真正爱孩子,就必须让孩子明白,世界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,没什么一帆风顺的事。生活本身就是在和困难较劲。

  当然,怎么才能和困难较劲而不输,水均益有他的招数。鼓励孩子自己动脑子解决问题,不越俎代庖他的一个原则。水均益举例说,他带小女儿去翻斗乐(一家小孩游乐场),女儿被一种供大孩子攀爬的游戏吸引,却苦于个小力单,不能上去。求助父亲不成,小小年纪的她把目光转向了场内服务的阿姨,在阿姨的协助下,她成功了。

  给孩子品尝成功的机会或许是父母送孩子的最好礼物之一。当问道女儿的特点时,水均益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聪明、悟性好、胆儿大、不怵、和任何人不到两分钟就熟。”这自然和水均益夫妇从小的鼓励分不开。一有机会,他们就带着孩子出门。鼓励她和人打交道。水均益很清楚,其实从呱呱落地开始,小孩子就注定要和社会和人打交道。对此,他对女儿有明确的要求。待人接物,一定要有礼貌,有教养。一旦发现孩子有以自我为中心,甚至自私苗头时,他会毫不留情地遏制。即使是接听电话有没有礼貌这样的细节,他也不会放过。 毫无疑问,父亲的威信不是靠唠叨树立的。自认向来严厉的水均益从来不跟在孩子屁股后面说这指那,他关注的是原则问题。而只要他要介入某事,一定非常严肃、一查到底。甚至不惜动手,让孩子留下深刻的记忆。譬如他要求孩子诚实、不说谎,如有违规,他在充分体谅孩子躲避惩罚的心理前提下,决不姑息。孩子尝到说谎话的苦头也能尝到讲真话的甜头,自然会养成实话实说的习惯。

  孩子做错了事,怎么“收拾”孩子呢?水均益认为打屁股(当然是对小小孩)是必要的,同时他也坦言自己脾气不太好,方法有时趋于简单。在这一点上,他承认自己比父亲差远了。他说:“从小到大,父亲没动过我一个手指头。”回忆起自己的父亲,水均益一脸深情。

  水均益最希望女儿拥有的东西是:健康、快乐、大方、乐观的性情和坦荡的心胸。从白岩松的《痛并快乐着》一书里知道,水均益是一个非常敬业、认真的人。近四十分钟的采访结束后,一个认真的父亲的形象在记者眼前格外清晰起来。我想,大概水均益把作父亲也当成一项事业来认真对待吧。